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資訊
                                      先進典型事跡宣傳 黨史學習教育 2019咸陽好人榜

                                      原創|一攬子化債和融資管控下地方金控平臺何去何從?

                                      來源:現代咨詢 日期:2024.03.15 閱讀:70

                                      來源:現代咨詢

                                      作者:吳一冬

                                      近日,貴州宏應達建筑工程管理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貴州宏建”)成功發行一期非公開公司債券,發行規模18億元,其募集資金將用于償還同區域內的另一家城投公司安順市西秀區黔城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到期債券本金。兩家公司雖在同一個區域,但兩者之間并無股權關系。這是落實“35號文”,支持資質較好的融資平臺發債償還弱資質融資平臺到期債券本金的實踐案例。

                                      根據公開資料披露,得知貴州宏建為首次債券發行,也是12個重點省份區縣級城投首發,公司暫無任何主體信用評級,并未達到債券發行主體評級要求,但本次債券發行是由省級國企貴州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責任公司提供無條件不可撤銷連帶責任保證擔保。經查詢,擔保人貴州省國有資本運營公司的控股股東為實力雄厚,資金儲備充裕的貴州金融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為本次債券發行注入強有力的信用支撐。

                                      本次事件的本質,強調了在省級人民政府作為地方債務化解的第一責任人和兜底者背景下,打造省級政府金融控股公司,具有現實必要性和一定的可行性。由省級到地市級金控公司在助力地方債務化解的同時,在引導金融資金、資源脫虛向實,助力區域經濟發展和國企平臺公司市場化轉型方面起到關鍵作用。

                                      當然,對于地方組建金融控股公司時,也要綜合考慮區域發展環境和現狀,對于已經組建金融平臺屬性的國企金融公司,在沒有條件也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也可考慮合并進入城投類企業或轉型為產業類公司。

                                      打造地方金控平臺的必要性

                                      金融控股公司擁有兩個或以上不同的金融牌照,并明顯地從事兩種以上金融業務,如銀行、證券、保險、租賃、期貨、基金等業務,是當前我國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雖然金融控股公司不直接參與到企業具體實體業務經營,但整合和優化區域金融資源的能力,對地方債務風險化解、優化資源配置、降低交易成本、豐富產品服務、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質效起著重要作用。

                                      近期,山東省財政廳調研魯信集團,并召開座談會,會上指出并強調,魯信集團要著力深化改革,建立符合金融監管要求、契合山東實際、對標先進金控集團的治理結構和管理體系,加快打造高質量發展的省級金控集團。體現出地方在迫切打造金控平臺,而這種緊迫性和必要性更多的源于當下地方債務化解和產業轉型發展層面。

                                      債務化解層面

                                      債務管控政策頻出,從“35號文”、“47號文”再到近期密發的“14號文”,在投融資兩端管控上不斷加碼,以及在區域管控范圍上不斷延伸。在這樣的背景下,具有豐富金融資源和整合優化能力的地方金控平臺或金融服務公司在充當債務化解、穩區域經濟角色上顯得更為重要。

                                      當前,地方金控平臺主要以組建成立紓困基金、擔保增信、盤活存量資產、投資入股等形式,在地方化債工作中發揮作用。

                                      (一)組建成立紓困基金

                                      對短期到期且無法展期的地方政府及國企平臺公司債務進行置換,以“借新還舊”、應急轉貸的方式適當緩解債務償還壓力,降低融資成本。

                                      2020年初,在湖南省財政廳和湖南財信金控集團的支持下,其子公司財信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設立初始規模100億元的省債務風險化解基金,并在當年2月份累計向湘潭市、衡陽市等市縣的國企平臺公司提供了合計約60億元的流動性支持救助資金。

                                      政策方面,2023年9月,山西印發《山西省企業資金鏈應急周轉保障資金管理辦法》,次月省級財政安排3.3億元轉型資金,作為設立應急周轉保障資金的引導資金,各市配套不少于2億元的資金。

                                      2023年10月,甘肅金控集團召開省級應急周轉金設立運營專題座談會,14家金融機構參加會議,商討并簽訂總對總合作協議,推動省級應急周轉金項目的實施,發揮應急紓困作用。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出近兩年,無論是從支持政策出臺還是相應實踐案例,設立紓困基金,作為地方平臺企業應急周轉金,是當下地方金控平臺最為直接有效的化解債務風險措施之一。

                                      (二)擔保增信

                                      除了設立紓困基金,拿出“真金白銀”用于債務化解外,金控平臺以自身信用為企業擔保增信發債,提高其融資能力,同樣為直接有效化債途徑。如近日,江西省金融控股集團旗下省信用擔保集團為贛州市南康區城市建設發展集團有限公司債券發行提供AAA級增加擔保,融資利率創全國近一年同期限新低,極大降低發行人融資成本。根據信息披露,這筆債券融資資金將用于償還到期公司債券的本金。

                                      (三)盤活存量資產化債

                                      全面清查盤點出由隱性債務形成的且具有較好現金流、權屬明確、建成運營的存量項目資產,金控平臺整合金融資源,向有關金融機構推介盤活存量資產項目,提供較長期限貸款給國企平臺公司,幫助企業償還到期存量債務,解決負債久期與資產久期錯配等問題,為資產盤活,變現償債贏得時間。

                                      (四)投資入股

                                      地方重組項目公司,將債務對應的能產生預期收益的存量在建或已運營的項目裝入項目公司,再由金控平臺參股項目公司,以改善國企平臺公司資產負債結構,緩解債務壓力,提升融資能力。

                                      產業轉型層面

                                      金控平臺既要化解地方債務風險,也要注重產業轉型發展層面,其重要職能還是要回歸到服務和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發揮產融互動效應,就需要構建起完整的的“客戶--平臺--資產”金融閉環生態型的金控模式,最大化的發揮金控平臺在品牌、用戶、資金上的協同效力,促進金控平臺獲取持續穩定收益,實現多元化均衡發展。

                                      打造該生態系統需要金控平臺具備三大要素,第一要建立完整的金融產業鏈提供多層次融資服務,提高客戶對集團的依賴度;第二要掌握優質資產端,擁有持續獲取優質資產的能力和業務開發能力;第三要打造綜合的金融交易平臺,實現資金流在閉環生態中循環流轉。

                                      (一)提供多層次的融資服務

                                      為項目找資金,這就要求金控平臺持續提升對區域金融資源整合和優化能力,為不同資質、不同需求的融資客戶提供合適、合理的融資服務,以增加客戶粘性,擴大企業品牌影響力。

                                      (二)優質資產的掌握和獲取能力的提升

                                      目前我國正處于融資成本逐漸降低,經濟發展放緩、產業結構轉型關鍵期,優質項目數量和項目收益都在明顯下降,如今金控平臺所關注的重心應當由融資端向資產端轉移。在土地財政基本終結,基礎設施進入存量高質量發展的今天,要緊跟國家政策動向,投向具有行業前景的實體產業,這也是當前金融行業脫虛向實和高壓金融監管政策的要求。

                                      (三)綜合金融交易平臺的打造

                                      目標在于能夠讓金控平臺具備可以深度對接客戶端和資產端的能力。能夠讓資金、資產和信息在一個完整的金融閉環生態圈中自由流動。綜合金融交易平臺的打造絕非易事,更是生態圈、產業鏈的打造,要發揮銀行資金管理、支付結算和風險管理能力,券商的資本市場運作和投資能力,信托公司的資產管理、財富管理能力,發揮好數字化技術讓以上金融機構及業務融合在同一平臺中,并實現較好的運轉,形成產融生態圈,構建完整的金融服務產業的產業鏈。

                                      在構建起完整的的“客戶--平臺--資產”金融閉環生態圈的實踐案例中,武漢光谷金控集團為值得學習借鑒的案例。

                                      在融資服務需求上,在光谷金控成立的六年期間里,共累計融資批復超380億元,發行多項全國首單、湖北首單、中西部首單科技創新債券,同時,創新發布多項金融產品,適用于不同資質企業的融資需求,同步開拓省級應急轉貸業務以及天使投資人貸款業務。

                                      優質資產投向方面,始終堅持科技引領,專注于光電子信息產業、醫療健康、高端制造、數字經濟等高增長性戰略新興產業。以母基金發起設立參股子基金形式投向戰新產業,成立6年來,基金規模超3900億,實現14倍的資金放大效應,累計投資企業1125家,上市公司56家,其中科創版上市公司20家。

                                      以打造綜合金融交易平臺為目標,近年來,光谷金控全力打造“全牌照”金融業務平臺,先后入股武漢農商行成為單一最大股東,入股華源證券成為第二大股東,加速擔保征信業務升級,同時,加快推動銀行、證券增資工作,深入對接金融租賃、保險等其他金融機構。此外,搶抓數字經濟發展機遇,重點推進省部署“湖北科技創新供應鏈平臺”項目建設,“光谷云”項目已成功上線開展服務,“城市運行管理中心”項目加速推進。

                                      地方金控平臺的發展和轉型

                                      近年來,在中央陸續發出加強債務風險化解的政策推動下,加快了地方構建金控平臺的步伐,市場化經營程度相對較高的金融業務,也成為地方國企平臺公司布局的重點和轉型的方向。但是,市場化程度高,也意味著經營風險大,對企業決策者和經營管理者的要求自然也高。因此,對綜合性金融控股平臺來說,其發展和轉型的難度更大。

                                      在債務管控和新政的影響下,當前地方政府該如何構建可持續發展的金控平臺,已經成立的金控平臺又如何轉型。對此,我們認為主要有三種方式:

                                      一是省級政府將國企平臺公司轉型為金控平臺。對于地方政府無論是省級或市級要打造金控平臺,整體來說難度都是很大的。首先從外部環境看,要求所在區域經濟發達,金融資源豐富且金融體系較為完善;內部環境看,也就是企業自身情況,市場化程度較高,有一定金融資源和業務基礎,具備對未來獲取更多金融資源的能力,只有符合內外部條件的企業才有可能轉型為金控平臺。對于城投屬性較強,主營業務為傳統的基建、公用事業類的平臺公司要轉型為金控平臺,可以說短期內不可實現。

                                      二是采取先布局業務后設立金控平臺的方式。在這方面,各地的做法相差甚遠,大體分以分為兩種形式:第一種為讓國企平臺公司直接設立具有金控平臺業務屬性的公司作為其子公司。后期通過金融資源整合,裝進子公司,以達到申請牌照要求。第二種為先整合金融資源,作為國企平臺公司的金融業務板塊經營,培育新的增長極。待資源、業務成熟,牌照齊全,直接設立為金控平臺。當然以上做法僅可作為省級以上政府組建的國企平臺公司。

                                      三是由地方政府新設組建金控平臺的方式。這種方式,基本上是由地方政府牽頭,整合金融資源和其他資源,邊設立公司邊申請牌照。當然,在綜合考量區域環境、資源條件和發展空間的情況下,也有的地方考慮逐步將其合并進入城投類企業或轉型為產業類公司。

                                      金控平臺市場化面臨的風險和挑戰

                                      金控平臺化解地方債務風險,緩解短期還款壓力,的確是一項值得嘗試的路徑。但是,不排除更多債務風險較高的省份地區及平臺公司效仿組建或依賴金控平臺進行債務化解,這無疑增加了金控平臺業務風險,所以金融牌照的相關政策也在收緊,且金控平臺對地方及國企平臺公司的輸血化債行為也被列入監管重點。

                                      這里所強調的是金控平臺化債功能只是在當下化債歷史大背景下催生出來的新功能或職能,但其“根”還是要回歸到區域優質金融資源的整合和優化上來,引導金融資源、資金更多流向實體產業,實現脫虛向實的目的。否則將逐步脫離和失去金控平臺在區域經濟發展和企業產業轉型上的重要職能和作用。

                                      此外,金控行業還存在一些潛在風險。

                                      一是專業人才短缺帶來的風險。要持續提升服務能力和專業水平,金融行業具有資金積聚體量大、創新業務不斷涌現、信息傳播快等特點,對專業水平和知識儲備要求很高,特別是一些關鍵崗位的人才,需要更高要求。這就需要金控平臺更具市場化經營,不光是業務層面,更多的是人才儲備層面。

                                      二是資金的風險。金控平臺的資金來源,主要來自兩個渠道,一是從實體經濟中抽調資金,二是加了一定杠桿的入股資金?,F階段來看,未來的金融行業監管政策將更加趨緊和規范,業務方面景氣度較低,對于杠桿較高的項目投資存在較大風險,資金的時間成本將會蠶食金控平臺利潤,甚至會影響實體產業,加大產業風險交叉傳染風險和杠桿風險。此外,資金的去向也需要重點關注,一些金控平臺的資金更多流向關聯企業,即關聯交易,導致資金系統內空轉,未能流向實體產業。

                                      三是金融創新本身是需要被支持的,但在相關合規政策沒能跟上的情況下,像脫韁野馬,野蠻無序發展。那些跨市場、跨行業、跨領域的交叉性金融產品的不斷涌現,資金的流動更趨隱蔽,監管方面存在盲區,滋生違規經營風險,更有甚者借助盲區和監管套利,將金控平臺視為“提款機”。

                                      在潛在風險存在的同時,行業挑戰并存。如新規下,對地方金控平臺的影響。依據新規,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不得登記為金融控股公司,不得在公司名稱中使用“金融控股”、“金融集團”等字樣,同樣,相應的業務也不得開展。此外,實繳注冊資本額不得低于50億元,且不低于所直接控股金融機構注冊資本總和的50%,對資本金的要求應該是新規最為嚴厲的條件和要求。這也導致了在新規前設立的地方金控平臺不得不更改公司名稱和調整主營業務范圍。所以未來的挑戰在于加快金融資源整合優化,推進金融牌照申請工作,盡快確定注冊資本金來源等等。

                                      金控平臺未來的設立和運營將更加規范,同樣條件也更為苛刻,在承擔地方債務風險化解和緩解還款壓力職責上,還應更加注重金控平臺在資金運作和去向問題,謹防金融資源、資金在系統中空轉,要切實做到更多資金流向實體經濟。


                                      97色多多在线精品视频_人妻无码aⅴ中文字_久久无码中文字幕久久无_中文字幕乱码人妻无码久久麻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