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城投文化 > 城投文苑
                                      先進典型事跡宣傳 黨史學習教育 2019咸陽好人榜

                                      調研報告 | 探擔保追償風險,析壽險執行高地

                                      來源:擔保公司作者:裴豫 日期:2022.12.31 閱讀:2408

                                      摘要】人身保險產品雖然具有一定的人身保障功能,但其根本目的和作用是經濟補償,實質上屬于具有一定儲蓄性和有價性的投保人、被保險人或受益人的財產性權益。人民法院除對被執行人及其扶養家屬的生活必需品等豁免財產外,有權強制執行該財產利益。在執行人身產品保險時,法院應充分考慮保單合同中的關系人,在投保人為被執行人時,應允許被保險人或受益人支付對價取得投保人身份。通過本文,淺析融資擔保代償后,各地同行在實際追償清收中應善用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促使相關部門形成更完善的執行聯動機制、更完善的人民法院網絡執行查控體系、更廣泛的查控系統,進一步實現所有財產形式查控扣一體化,從而實現應收賬款的清償權。

                                      【關鍵詞】追償;被執行人;人身產品保單;強制執行

                                      引言:近年來,我省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重要指示精神和中央重要會議精神,創新“銀擔合作”,推出了一系列政府融資擔保優惠政策,有效緩解了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但融資擔保公司因小微企業實力不足、貸款瑕疵等因素,經營風險凸顯。如何有效降低融資擔保公司的代償風險,順利清收,從而進一步支支農,促進普惠金融,引領咸陽融資擔保產業的良性發展,始終是值得業界人士深思的問題。

                                      結合融資擔保公司的發展現狀,筆者找準人身保險產品財產利益的小切口,從司法機關是否可強制執行、可強制執行的保費還是現金價值、年金和身故收益金是否可成為執行標的等方面做化解債務風險的研究,提出完善財產調查制度、構建長效對話機制、夯實反擔保條件等深層次的思考,以期有效降低對融資擔保公司代償追償風險。

                                      一、融資擔保追償中保單執行的現實必要性。

                                      人身保險產品在實踐中強制執行的必要性。近年來,經常聽到保險營銷員說法院不能強制執行保單特別是人身保險保單,在傳統型、分紅型、投資連接型、萬能型人身保險產品短期醫療保險、短期意外傷害保險除外等多個險種中,現金價值普遍存在,這使得其具有可供強制執行的金錢財產,但同時也由于其具有一定的人身和隱秘性,而不像房屋、汽車、存款等執行起來那么容易,因此該產品具有避債功能。由于老賴隱匿財產的渠道和手段越來越多,被執行人企圖通過保險、信托等手段規避執行的情況也日益普遍。

                                      )最高法和各地法院對人身保險合同強制執行問題的現狀。對于人身保險強制執行問題,最高人民法院并沒有專門下發文件和通知,各地法院執行標準不一,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混亂??v觀全國,各地法院自2019年起加大了對人身保險等金融產品的執行力度,目前人民法院執行局已經可以實現對被執行人所有保單信息的網上查詢,但在網上無法實現凍結和劃扣,需要到保險公司進行實地執行。

                                      二、融資擔保追償中保單申請執行的法律依據。

                                      人身保險強制執行的法理依據。保單是否具有財產權益,是判斷是否能夠執行的前提和依據。人身保險合同的相對人為投保人和保險人保險公司,被保險人和受益人僅為保險合同的關系人。投保人負責繳納保費,享有保單財產權益,包括合同解除后獲得的現金價值和獲得現金的保單貸款;受益人享有獲取紅利、領取生存金、年金和申請理賠金的權益;而被保險人屬于風險標的,某種意義上不享有財產權益。所以,保單是有財產權益的,因此有執行的依據存在。

                                      人身保險強制實施的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一條規定,被執行人未按執行通知書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應當報告當前以及收到執行通知之日前一年的財產情況?!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執行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二條規定,被執行人財產報告義務的對象包括“財產權利,如債權、股權、投資權益、基金、知識產權等”?!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二條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不動產、特定動產及其他財產權?!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相關消費的若干規定》第3條第8款規定。

                                      三、融資擔保追償中保單的強制執行探究。

                                      保費與保單現金價值的關系。保費是投保人向保險公司購買保單所繳納的錢,而現金價值是投保人申請解除合同保險公司退還的錢,一般來講,保單現金價值比所繳保費要低,這要看保險合同中約定的現金價值表。根據《保險法》第47條的規定:投保人解除合同的,保險人應當自接到解除合同通知書之日起30日內,按照合同約定將保險單的現金價值退還。

                                      人民法院執行保單的強制措施。人身險保單強制執行措施有凍結、扣劃和提取現金價值三種情況。凍結人身險保單防止變更投保人,各法院對此均無異議,爭議在于能否強制解除保險合同,進而扣劃現金價值??隙ㄒ庖娬J為,法院有權強制解除合同,并扣劃保單現金價值。如《鄧翔、興鐵一號產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財產份額轉讓糾紛執行案》【(2020)最高法執復71號】中,最高人民法院對此持肯定意見,最高法認為:首先,人民法院可以強制解除保險合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有關消費的若干規定》第三條第款關于被執行人為自然人的,不得支付高額保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的規定精神,如被執行人拒不執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在其可以單方面行使保險合同解除權而未行使,致使債權人的債權得不到清償,人民法院可以在此情形下強制被執行人行使,代替投保人強制解除所購保險合同。此外,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加強和規范對被執行人擁有的人身保險產品財產利益執行的通知》規定,投保人購買傳統型、分紅型等人身保險產品,屬于投保人的財產權。該財產權屬于責任財產,人民法院可以執行。被執行人下落不明或者拒不在退保申請書上簽字的,執行法院可向保險機構出具執行裁定書、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協助扣劃保險產品退保后財產利益,保險機構負有協助義務。否定意見則認為,法院只有在被執行人解除保險合同的情況下,才能扣劃保單的現金價值。例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執行案件疑難法律適用問題的解答意見》指出,人身保險合同關系到被保險人的生命權利益,為避免被保險人人身法律關系受到損害,將投保人退保作為執行的先決條件。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也發文指出,對被執行人所投商業保險,人民法院可以基于保險合同約定對被執行人享有的權益予以凍結和處分,但不得強制解除該保險合同的法律關系。從近年來法院的執行措施和態度來看,越來越傾向于可強制解除合同,最高人民法院也在相關案例中詳細闡述了人身保險可以強制解除合同的理由,明確表明了現金價值可強制扣劃的觀點。這將有利于今后各法院統一執行保單的標準和操作方法。

                                      強制執行中的保險合同關系人。對被保險人和受益人影響較大的人身險合同強制解除,結合保險法有關司法解釋中關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介入權的有關規定,法院在執行保單現金價值時,為保護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介入權,如果投保人、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為同一人,則無須征詢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意見;如果投保人、被保險人和受益人不是同一人,人民法院在扣劃退保后保險產品能獲得的財產利益時,應當告知被保險人和受益人。如果被保險人和受益人同意承擔投保人的合同地位,維持保險合同的效力,并在退保后將等值于保單現金價值的財產交付人民法院替代履行的,人民法院可以不再執行保單現金價值。

                                      四、融資擔保追償中保單強制執行的要略。

                                      目前,上海、江蘇等少數高級人民法院出臺專門文件,對保單權益執行進行規范,但仍有不少高院并未明確,造成各級法院對保單執行尺度把握不一,很多法院不加區分保險產品類型、保單現金價值多少及是否屬于保險理賠款,均納入執行范圍。綜合上述已出臺專門文件,筆者在此提出實務中可供執行的產品和權益,供各融資擔保公司在執行追償實務中參考:凍結劃扣被執行人身份不同的情況。1.被執行人為投保人的,可凍結或扣劃歸屬于投保人的現金價值、紅利等保單權益;2.被執行人為被保險人的,可凍結或扣劃歸屬于被保險人的生存金等保險權益;3.被執行人為受益人的,可凍結或扣劃歸屬于受益人的生存金等保險權益。可供凍結劃扣的保單產品類型。投保人購買傳統型、分紅型、投資連接型、萬能型人身保險產品、依保單約定可獲得的生存保險金、以現金方式支付的保單紅利或退保后保單的現金價值,均屬于投保人、被保險人或受益人的財產權。(三)可供凍結劃扣的具體對象。1.依保險合同約定可領取的生存保險金、現金紅利、退??色@得的現金價值(賬戶價值、未到期保費);2.按保險合同約定可確認但未完成給付的保險金;3.鑒于重大疾病保險、意外傷殘保險、醫療費用保險等產品人身專屬性較強、保單現金價值低,但潛在可能獲得的保障大,人民法院應秉承比例原則,對該類保單一般不作扣劃;4.其他權屬清晰的財產性權益。

                                      五、融資擔保追償中保單執行的實務操作方法探析

                                      (一)保單權益強制執行的方法路徑。實踐中,擔保公司代償債務后,被執行人通常會認為購買的商業保單只有保險公司、自己和極少數人知道,只要自己不說,法院也查不到,其實不然。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深化執行改革健全解決執行難長效機制的意見——人民法院執行工作綱要(2019—2023)》《關于研究處理對解決執行難工作情況報告審議意見的報告(2019年4月21日)》中就強調要完善財產調查制度,健全執行聯動機制,完善人民法院網絡執行查控系統,進一步拓寬查控系統的覆蓋范圍,實現所有財產形式查控扣一體化。目前,筆者收集到實務中常見的法院保單調查方法有:1. 通過全國網絡“總對總”執行網絡查控系統查詢;2.通過所在地互聯網信息查詢平臺查詢;3.直接到當地保險行業協會和保險公司進行查詢;4.出具律師調查令,讓申請執行人的代理律師到有關部門調查。此外,隔壁的河南省也有一些較好的做法可供參考:河南省保險行業協會建立各保險公司與參??蛻綦p邊對話的長效機制,凡省內參保的客戶,均可通過電信部門收到短信提醒,這意味著不知道被執行人購買哪家公司保單,可到省保險行業協會進一步調查。相信隨著各部門數據的互聯互通,投保信息的查詢也更加方便快捷。

                                      保單受益人變更為信托公司強制執行問題。在實際操作中,能夠為我們融資擔保的客戶多為區域高凈值客戶,這些客戶往往選擇“保險+信托”的方式來實現資產保值增值、財富傳承和風險隔離。信托財產在信托存續期間獨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財產,因此原則上保險身故受益人變更為信托公司能夠有效避免保單被執行。但根據《信托法》的規定,這些保險信托并非絕對不能執行,如《信托法》第十七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強制執行:設立信托前債權人已對該信托財產享有優先受償的權利,并依法行使該權利的;受托人處理信托事務所產生債務,債權人要求清償該債務的;法律規定的其他情形?!缎磐蟹ā返谑粭l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信托無效:信托目的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信托財產不能確定;委托人以非法財產或者本法規定不得設立信托的財產設立信托;專以訴訟或者討債為目的設立信托;受益人或者受益人范圍不能確定;法律、行政規定其他情形。第十二條:委托人設立信托損害其債權人利益的,債權人有權申請人民法院撤銷該信托??梢妼崉涨迨罩?,信托財產仍有可能被我們追償執行。即使不能執行,如果信托被法院認定無效撤銷,信托公司將信托財產返還給有民事爭議的委托人,該財產可以再次由法院執行。

                                      (三)融資擔保追償中保單強制執行對策的補充思考。實踐中,融資擔保同行首先要充分認識到一是人身保險成為集保障、投資、融資、理財、避債多種功能復合型金融商品工具;二是商業保險保單現金價值系基于投保人繳納的保費所形成,構成投保人的責任財產,且絕大多數不屬于執行豁免的范圍。其次,對被擔保人的債務代償后要及時向法院遞交強制執行申請,發現擔保人賬戶存款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且被擔保人未以其他方式履行,可嘗試結合限高、凍結、扣押等多種方式嚴實強制措施方法、夯實反擔保條件,打出一套“組合拳”。對于保單等不易發現的財產,及時向法院申請被執行人限高、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最大限度敦促其積極籌措資金配合法院變現、履行義務以盡快解除限制消費等征信措施。發現被擔保人名下有保險合同財產線索后,可由法官先行前往保險公司將其名下全部保單的現金價值予以凍結,與被擔保人溝通能否主動履行以免扣劃保單導致其權益受損,給予其寬限期籌措剩余案款,待其足額履行后及時撤銷懲戒措施。未主動履行且無其他財產可供執行,可及時向法院申請依法向保險公司發出強制執行裁定書及協助扣劃存款通知書,執行保單的現金價值,最大限度實現企業債權。

                                      結語:人身保險產品本質上屬于一項財產性權益,具有一定的儲蓄性和有價性,人民法院有權對該項財產利益進行強制執行。法院在執行人身保險產品時,要充分考慮保單合同中的關系人,投保人為被執行人時應允許被保險人或受益人支付對價取得投保人地位。各融資擔保公司在實務追償清收中要善用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促使相關部門形成更健全的執行聯動機制、更完善的人民法院網絡執行查控系統、覆蓋范圍更廣的查控系統,進一步實現所有財產形式查控扣一體化,通過完善財產調查制度、構建長效對話機制、夯實反擔保條件等方面化解債務風險,以期對降低融資擔保公司代償追償風險起到積極有效的作用。

                                      參考文獻: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加強和規范被執行人所有的人身保險產品財產性權益執行的通知》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建立被執行人人身保險產品財產利益協助執行機制的會議紀要》

                                      浙江高院《關于加強和規范對被執行人擁有的人身保險產品財產利益執行》的通知

                                      《廣東高院關于執行案 件法律適用疑難問題的解答意見》


                                      97色多多在线精品视频_人妻无码aⅴ中文字_久久无码中文字幕久久无_中文字幕乱码人妻无码久久麻豆